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Join Hackpad Now.

時代精神黑

17 hours ago
Unfiled. Edited by 時代精神黑 17 hours ago
 
施明德在大和解咖啡之前,不可能是線民,這大家應該沒有異議,但是他後來崩壞的速度超乎大家想像。朱高正是不是如郁慕明所說,其實是線民,其實無關宏旨了,因為他後來靠向中共的選擇,早已被台派所唾棄,而即使他真是線民,也無法抹滅他還是民主第一戰艦時的戰功,就如同施明德再怎麼崩壞,也無法否認他在美麗島事件中的貢獻。有些人在過去因為情治單位盯上而被吸收為線民,但後來民主時代表現中規中矩,如黃國書,他後來的努力也不該被早年的失足整個抹煞。有些人是失足在前而彌補在後,有些人是功績在前而失足在後,都是各有功過。一路上,我們看到崩壞掉的人還少嗎?雖然覺得難堪,但是這也更證明台灣的民主化是人的事業,而且是一群具有缺陷的人,我們不用靠聖人就達致這等成就,這不是反而可喜的事情嗎?如果都要等聖人出,豈不是萬古如長夜...
 
 
比假的更糟的是沒有弱化足夠的小兒麻痺病毒被當作疫苗直接打在健康學童身上,強迫中獎得小兒麻痺。」
 
 
『自清代開始,麥寮便是小麥跟大麥的盛產地。當地農民為了運送麥子,特地在船頭旁搭建寮子儲放,麥寮因此得名。由於戰後大量進口價格低廉的小麥,栽種小麥的經濟效益不像過去這麼好,一期稻作後當地改成落花生,「後來麥寮才沒有人種麥...』(就我了解,台中大雅(今有)、苗栗、桃園、宜蘭等有 leh 種麥仔,種過。)
 
 
 
16 年前,第一次接觸射擊遊戲。那時候 CS(《Counter Strike》)很紅,我看朋友天天在玩,心想不知道那到底在紅什麼,想不到一接觸之後,覺得非常刺激,就迷上了,而且越打越兇。也許是因為個性的關係吧,很喜歡技術進步,跟比賽贏的感覺...那時候的社會風氣,普遍認為在網咖打電動的,都是不良少年。玩電玩,更與「沒前途」畫上等號。在十幾年前,如果你跟大人說:「我想要靠打電動賺錢」,沒有人會支持你的。其實老實說,當時我年紀小,也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未來要怎麼辦。就只是單純愛玩電動,加上個性非常不服輸,遇上有興趣的事情,我就一直投入一直投入,覺得沒有人可以逼我...但如果跟國外的情況比起來,比方韓國、美國、甚至中國好了,台灣其實還有太多發展進步的空間。比如說世界級的國際性電競比賽,常常看到他國的電競選手,有如明星待遇,月領數十萬元台幣不說,還有專業的隨團教練、分析師、甚至指定健身教練。國外有固定聯賽、有龐大市場,所以可以提供如此豐厚的資源給選手。但面對這樣資源的顯著差異,我們台灣的團隊卻仍然能展現高超實力,以去年底的《英雄聯盟》世界大賽來說,台灣就有兩隊打進全球前八強。不得不說台灣的選手真的很令人驕傲!現在我們這群曾被認為「打電動沒路用」的一代,已經從三十幾歲,慢慢要邁向四十幾歲。回想起來,真的是很神奇的旅程,不要說家人了,其實連我自己都沒想過,一個愛打電動的小子,也能有未來。期待台灣有更多人正視這個產業,並且不再隨意將遊戲、玩遊戲的玩家汙名化。讓台灣的電競產業更發展,有追上國際水準的一天...
 
做了幾次業配,也接觸一些網紅,深刻感覺到這是世界上數一數二不自由的工作,如果本身沒有其他足夠堅強的獲利模式,業配就是把自己的生命、生活賣給廠商,讓生命中充斥著「不是真心想要的東西」。看似拿到了許多免費資源,實質上是替自己的空間製造許多困擾,處理原本不需要存在的事情,廠商還覺得網紅佔便宜,處處計較。(免費的最貴)羅蘭度說的沒錯「別人看我的房子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我認為最值錢的就是空間」
 
 
 
「朱高正是誰?」
「怎麼了?有人說他是線民?」
「不,新聞說他過世了,他是誰?」
「他是台灣第一戰艦。」
「可是網路新聞標題上說他是民主戰艦。」
「相信我,他是台灣第一戰艦。他是民進黨早期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他爸是警察,所以他會柔道,在以前立法院裡,很能打。可是他是統派,民進黨多數人都是獨派,所以後來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以後,他就退黨了。」
「後來呢?」
「後來他就成立一個中華社會民主黨,後來加入新黨,選幾次沒有結果,就漸漸失去重要性,後來好像到中国發展去了。他其實是留德的哲學博士,他寫的康德導讀,還在我家的書櫃上。」
「民進黨跳到新黨,會不會也跳太遠了?」
「空心搖擺風向的人很多的,所以也不意外,不過朱高正反而不是這樣,他真的是統派。」
為什麼假設我會知道?朱高正罵老賊的時候,我也才小一而已。
1987年3月20日,民進黨十三位立委聯合向行政院長提出總質詢。朱高正與王義雄分別用台語質詢,朱高正在立法院第一次用台語質詢行政院長俞國華時,曾遭到國會老委員拍桌起鬨大叫:「聽不懂,不要再講了……」,朱高正用台語吼回去:「在這裡聽不懂,幹你娘,聽不懂的給我滾出去。」坐在後面主持會議的倪文亞,對朱高正委員說:「好了,好了,不必再講了。」朱高正回頭對著倪文亞說:「講話客氣點好不好,什麼好了好了,我也是委員.....。」朱高正的「幹」語一出,讓國民黨的官員受不了,翻譯的人個個頭大。1987年3月20日,民進黨十三位立委聯合向行政院長提出總質詢。朱高正與王義雄分別用台語質詢,朱高正在立法院第一次用台語質詢行政院長俞國華時,曾遭到國會老委員拍桌起鬨大叫:「聽不懂,不要再講了……」,朱高正用台語吼回去:「在這裡聽不懂,幹你娘,聽不懂的給我滾出去。」坐在後面主持會議的倪文亞,對朱高正委員說:「好了,好了,不必再講了。」朱高正回頭對著倪文亞說:「講話客氣點好不好,什麼好了好了,我也是委員.....。」朱高正的「幹」語一出,讓國民黨的官員受不了,翻譯的人個個頭大。4月28日上午,立法院經費稽核委員會改選,民進黨立委余政憲與王聰松發現老立委宣以文代為「收票」,手中握有多張老立委的選票,因此阻擋她去投票。宣以文把選票交給汪振華,最後這一大把選票,給汪振華整個投下票箱。民進黨立委又當場抓到另一位國民黨老立委楊寶琳手上握有十幾張選票,於是搶下她手上三張選票。朱高正架著楊寶琳向主席倪文亞抗議作票舞弊行為,楊寶琳在事後辯稱:「過去二、三十年來,立法院內選舉每次都是『集體投票』,為何這次就不可以?國民黨同仁支持我,把他們的票交給我一起投,你們民進黨憑什麼干涉?現在民進黨立委干擾選舉,你們違法,撤職查辦!」楊寶琳此言一出,全場譁然。主席倪文亞正式宣告這次的選舉無效,另訂日期改選,才結束了一場「老立委的鬧劇」...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 / Sign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