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Join Hackpad Now.

時代精神黑

4 hours ago
Unfiled. Edited by 時代精神黑 4 hours ago
 
提起臺南的交通和捷運路線,時常引起熱烈討論,不過你知道臺南西市場周遭曾有四通八達的軌道通往各地嗎?灣裡、安平等地曾可透過輕便軌道通往西市場,路線途經小西門外屠畜場,另外更有直通車站的軌道。而隨著台車逐漸被自動車取代,1920年代後期臺南新運河登場,碼頭鄰近西市場,旁邊又是當時市區極為繁忙的道路(今西門路),各類物資直通西市場,加上先進的冷藏設備,交易繁忙盛極一時。而台車曾經一車車推送的物資,其中的要角之一就是烏魚了!臺南自古就是烏魚大宗產地、也是烏魚子買賣的大本營,在日本時代發展成著名伴手禮。身為當時臺南最重要的物資集散地,烏魚子自然而然成為西市場日常的一環,《臺南新報》上有一張臺南西市場中曬烏魚子的盛況,甚至有商家在西市場屋頂曬烏魚子呢!不管是曾經繽紛的交通方式、到我們現在品嚐的美食,長久陪伴臺南的西市場,也承載了數不盡的珍貴記憶...
 
 
2005年5月17日晚上八點多,一個穿大衣、頭戴鴨舌帽的男子,悄悄地進入台中市府路53號的全家便利商店。但他不是去買東西,而是去放置一瓶內含氰化物的蠻牛。男子在瓶子上貼上了「我有毒,請勿喝」的標語。紅色的文字配上綠色的骷顱頭,看起來頗具威嚇力。「寫得這麼清楚,應該不會有人誤喝吧!」這樣想著的男子,卻不知道由於人類的慣性所致,他的受害者們根本看不到那張印刷粗糙的紙條...王進展的前輩又是何許人也?──又或者我該說,「前輩們」是誰呢?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在80年代中期以降,台灣的犯罪界簡直可以說是吹起一股千面人時尚潮流,風行的程度堪比數年前葡式蛋塔的熱潮──或者該說猶有過之。畢竟,要開間葡式蛋塔店,你至少需要是個成年人。但想當個恐嚇犯,你只要會寫字就可以了。 而這一切,都要回到1984年,首間被署名為「PSK」的歹徒勒索的食品大廠掬水軒開始講起……
 
會用ウチナ(琉球)這詞是尊重當地人,而當時和在地年輕人對談是了解琉球語中年比較會說(連公共交通也沒有琉球語)他認為自己是琉球人不是日本人(雖然我那時好像是用 Okinawa 在問)但也不覺得琉球要獨立(這點我之前是查到支持琉球獨立的去參加中國國民黨啦...那時也有在市區看到琉球獨立的旗幟和經過日本共產黨部也看到一台擴音在抗議的車就是,當時完全不懂日文不確定是支持還是反對美軍基地就是,台灣也有東亞前夜祭、東亞大笨蛋日台韓中活動組團去調查的
 
------
 
 
「社造團隊的介入目標不是落地生根,而是促進互動。所以就算我認識了在地五十個居民,那也沒用,而是要促成那五十個人相互認識與互動,才有意義。」幾年下來,透過維修號召,小白屋已重組一定程度的地方網絡關係,讓團隊不必介入,修理站就能自立運作,由多位維修達人共同輪班駐點,這種自然而日常的互動,就是營造成功的具體認證...工具與技術共享,凝聚社區人情,拜訪小白屋時,前來維修的附近居民絡繹不絕,電扇、熱水瓶、電鍋都是常見的修理對象,當中更不乏老中青不同世代前來拜訪。不同於一般社區營造團隊最初必須面對如何與社區產生連結的挑戰,虞大哥說:「小白屋在巷口,人潮來來往往,又是當地居民去龍泉市場的並經之路,從好奇到踏入,都是很自然的發生...但工具共享又是如何管理的呢?「借用工具其實就讓借用者跟工具拍張照,還回來時也拍張照,知道工具有借有還就可以了。」以互信與分享為原則,小白屋推廣「工具分享,加倍奉還」的共享精神,「因為這裡很多工具本來就也是別人捐的,像是結束營業的水電行、營造廠,都捐了很大一批的工具給我們,雖然說加倍奉還,但其實幫助不用多,有一、兩個人願意也就夠了。」小白屋內扳手、鐵錘、電鑽、磨砂盤等多樣器具,維持著取之社會,還於社會的精神價值...問起古風小白屋為何可以長久經營,虞大哥認為來自人與人之間的共好,「送修的人開心,維修的人也開心,互相、不計較,這樣就好啦!」在小白屋裡沒有金錢交易,只有交換,當看著一個接一個的居民帶著舊電器來掛號看門診,或許小白屋之於古風里,不只修復老物,也真正修補著社區裡的人情網絡,促使著社區產生想像的共同體,若同是一份子,就會為自己身處的環境、人事物產生多一些關心,當互助取代疏離,回收代替丟棄,光光物品修復,就讓人與人、人與環境的關係也被修補...
 
清潔隊員會有這個想法,也是想傳達民眾,應該愛惜物品的觀念。清潔隊員石俊男:「因為民眾都把娃娃當垃圾丟掉,我就覺得還很新、很浪費,我就把它拿起來掛車上,我就把它拿起來掛車上。」
 
 
 
最近因為某位名人的一段話,讓「哪些大學科系沒有用」的話題,在網上掀起熱議。不少人在評價一個科系或專業是否「有用」時,喜歡以「能不能賺錢」、「可以賺多少錢」作為判斷標準。這篇文章,從兩個關鍵詞──「錢」和「用處」──出發,和你分享我對於這個議題的幾層思考。▍一項專業能賺多少錢,與「市場需求」有...所以,同樣的能力,放在不同時代,取得的成就可能有著天壤之別。就像電玩小子「曾政承」,在2001年以17歲的年紀,拿到世界電子競技大賽(WCG)《世紀帝國2》的冠軍,回國後曾風光一時,成為媒體寵兒。無奈當時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的「電競產業」,更不用說成為一名「職業」電競選手,以打電玩維生。最終,他被迫放棄電競專長,從虛擬世界的頂端走下,回到現實世界,成為一名領普通薪水的送貨員。不少人感嘆,曾政承「生不逢時」,如果他晚個十年出生,趕上電競熱潮,現在很有可能是一位年薪百萬、甚至千萬的職業選手、遊戲直播主。曾政承證明了,他的專業能力是該領域的「世界第一」,本以為人生就此駛上成功的快車道,無奈時代卻將他狠狠拉下車。生不逢時,縱有經天緯地之才,又能如何?回到自身,倘若我們的專業能力,能讓我們掙得一份不錯,甚至讓人稱羨的收入,除了本身的能力外,其中又有多少,是「生而逢時」所贏來的時代紅利呢...例如,小兒麻痺疫苗的發明者──沙克。當疫苗被證實有效且成功上市後,沙克在一次的採訪中被問到,是否有為自己的發明申請專利?沙克回答:「當然沒有,你能幫太陽申請專利嗎?」據《富比士》雜誌估計,沙克放棄專利,相當於放棄了七十億美元。再例如,電學之父──法拉第。「發電機」和「馬達」都是他發明的,在日常生活中,需要用到「電」的東西,十有八九,都能看見他的貢獻。但法拉第說:「我發現的所有知識,應該為全人類共享,而不是我一個人獨享。」所以,他沒有申請任何一項專利。如果他申請了,那絕對是「人類史上最富有的人」。法拉第、沙克都沒賺什麼錢,但不是他們沒能力,而是他們不在意。在某些人的價值排序中,幫助社會、造福人類,遠比積累財富重要多了...
 
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人,也經常被質疑,有時甚至會自我懷疑,做的研究到底「有沒有用」。當「電磁波」被發現時,學生問赫茲,這東西有什麼用?赫茲只淡淡回了一句:「沒有什麼用,這只是一個實驗罷了。」當「發電機」被發明時,有人問法拉第,這東西有什麼用?法拉第禮貌地回說:「剛出生的嬰兒有什麼用呢?」許多新的發現或發明,就像剛誕生的嬰兒,在最初,我們真的不知道它有什麼「實用價值」。但,現在沒用,不代表以後沒用。如果沒有這些,看似從事「沒用」專業的人的發現和發明,我們不會有現在如此便利、體面的生活。
 
▍允許一群人鑽研無用之學,是社會追求的最高境界
曾參與過曼哈頓計畫(二戰期間,一項研製原子彈的軍事計畫)的物理學家,威爾遜,在1969年時,正負責籌劃建造美國的國家實驗室。其中最昂貴的一項設備,便是當時「全世界最大」的粒子加速器,要價──「兩億五千萬」美金。在國會聽證會上,參議員質問威爾遜,「建造這個加速器,對我們國家的安全有幫助嗎?」威爾遜將頭湊近面前的麥克風,開口回答:「沒有幫助。」參議員先是愣了一下,回神後再問了一次:「一點幫助都沒有?」威爾遜毫無遲疑地回答:「是的,一點幫助都沒有。」參議員問到懷疑人生,心想,眼前這個人,到底有沒有心要申請經費。「它對國家安全沒有價值嗎?」參議員做出了最後一次的提問。這次,威爾遜沉默了幾秒,才開口說:「建造這個加速器,只與人的敬意有關,與人的尊嚴有關,與我們對文化的熱愛有關。它與我們是不是優秀的畫家、優秀的雕塑家、偉大的詩人有關。這些都是我們國家裡,我們真正敬重的、為之驕傲的事物。建造這個加速器,與保衛我們的國家,沒有直接關係。可是,它讓我們的國家——值得保衛。」威爾遜這段話,說的真是太棒了!一個國家最大的驕傲,就是孕育出一個環境,讓人民不用為了生計發愁,有底氣、有機會、有條件,去從事這些許多人口中的「無用之學」。就像美國在建國之初,開國元勳約翰·亞當斯所說的:「我必須學習政治和戰爭,這樣我的兒子才有機會去學習數學、哲學、地理、博物、商業和農業,這樣他的孩子,才有機會學習繪畫、詩歌、音樂、建築、雕塑、編織和陶瓷...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 / Sign up